投资 干货 消费 评论 学院 滚动
风投 科技 创业 业内 要闻
黄金价格上涨是短期波动还是长期趋势?长期趋势性上涨
发布日期: 2020-09-11 13:38:47 来源: 新华2020年以来,伴随着全球疫情发展和世界经济衰退,快速的价格上涨让黄金成为个人和机构投资者竞相讨论的热门话题。黄金未来走势究竟如何?黄金价格上涨是短期波动还是长期趋势?其逻辑究竟在哪里?黄金价格未来的上涨空间究竟有多大?回答这些问题需要从黄金供需、价格形成尤其是世界经济格局变迁等方面展开深度分析。 一、黄金生产供给有限导致稀缺性长期化 金矿开采业是一个世界性产业,基本覆盖了除南极洲之外的其他各洲,提炼的黄金来自类型与规模千差万别的众多金矿。金矿生产源在地理分布上越来越多样化,与大约40年前供应源集中的情况相比已有很大不同,当时世界上绝大部分黄金来自南非。 产金国地理分布广泛,中国产量目前居世界第一。全球黄金开采从地理分布上看,各大洲(除欧洲和南极大陆以外)开采量差距并不明显。2019年全球金矿产量为3,533.7吨,其中北美洲产量494.5吨,中南美洲576.8吨,非洲853.7吨,亚洲611.7吨,大洋洲407.5吨。以国别计算,2019年中国以383.2吨排名第一,俄罗斯(329.5吨)和澳大利亚(325.1吨)分列二、三位。全球黄金生产在各大洲大致保持平衡,黄金资源分布短期内并未出现向某一区域集中的趋势。 近年来,全球黄金产量已呈下降趋势,主要产金国大多出现了产量收缩。作为黄金生产的第一大国,中国由于对黄金生产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自2016年以来黄金产量连续3年下降,从2016年的467.2吨下降至2019年的383.2吨,降幅高达18%。2018年,世界前十大黄金生产国中有5个产量同比下降。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7个。而这一产量下降的趋势还是发生在2019年黄金价格出现明显上涨的环境之下。 全球黄金产能已见顶,增产空间非常有限。世界黄金协会主席奥利凡特(Randall Oliphant)在2017年表示,全球的黄金开采能力已经到达了极限,日后产量顶多只能在当前水平勉强再维持数年,随后就会进入不可避免的下降通道。 过去30年间,全球共开发了大大小小263座金矿,其中超过半数是在前10年,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发掘的。从世纪之交开始,黄金的发现率就一路走低。即便算上已勘探但未开发的矿藏,未来10年可供人类开采的黄金也不会超过3.63亿盎司。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地下黄金储藏量为54,000吨,仅相当于目前已开采黄金总量的27.3%。 全球黄金生产具有不同于其他矿藏的独特性。由于矿藏分布广泛,全球黄金开采的区域分布比较平衡,很难出现如石油一样区域供给垄断的情况。随着裸矿逐渐开采殆尽,黄金开采的难度将加大,黄金企业倾向于优先开发低成本矿藏以控制成本,从而导致短期产量下滑;新勘探的金矿数量在减少,质量在下降。 但不能忽视的是,黄金和石油资源不同,石油是消耗品,而黄金绝大多数是转化成了消费品或是投资品储藏在民间。当黄金的价格快速上涨或是上涨到较高的水平,许多在民间沉淀的黄金又将会流入市场形成供给,从反方向对黄金价格造成冲击。 黄金开采的长周期性决定了其短期在供给方面缺乏弹性,长期则受到资源瓶颈影响呈现产量下滑趋势。黄金的需求尤其是投资需求在瞬息万变的全球政治经济局势下体现出了持续的、大幅度的变化。在供给层面趋势性收缩的前提下,持续深度变化的需求则成为了影响黄金价格走势的决定性因素。 二、多重复杂因素强力提升黄金避险保值需求 由于其贵金属的特殊属性,黄金的需求来自不同的方面。当一国货币因通货膨胀或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面临贬值压力时,黄金往往成为对冲货币贬值的重要工具;当国际政治经济形势趋向复杂时,黄金往往成为避险资产的首选;当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支配地位削弱时,黄金的国际储备功能则会增强;当黄金的价格短期具有明显上涨趋势时,通过金融工具进行投机的需求则会趋于旺盛。 1、世界经济衰退大幅提升黄金避险和保值需求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对世界经济造成重大冲击。疫情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全球经济往来,导致国际贸易迅速萎缩。联合国贸发6月会议预测,2020年全球贸易将萎缩约20%,全球主要经济体的GDP也都创下了多年来的最大跌幅。新兴市场国家受疫情影响严重,世界银行6月将印度和巴西的2020年增长率预测都调整成为负值。2020年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已无法避免,但相较于上半年很大的经济萎缩,下半年衰退幅度大概率收窄,欧洲和日本等对疫情控制较好的区域下半年有望开始反弹。 2020年下半年,世界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来自于美国。美国作为全球最主要的经济体,美国经济的衰退导致各主要经济体与美国的贸易和投资规模萎缩,从而影响世界经济增长。 经济衰退会增加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对金融类资产的收益预期趋于悲观。在经济衰退环境下,一些公司走向破产,上市公司的平均业绩预计会出现明显下滑,债券违约数量可能会大幅增多,相应资产的平均估值水平一般会出现明显的调整,而黄金自然而然就成为规避投资风险的“避难所”。1973年石油危机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道琼斯工业指数1974年底相较1973年初下跌近50%。石油价格飙升又导致美国国内通胀高企,美国经济饱受“滞胀”之苦,而这段时期黄金涨幅超过80%。这样的案例在黄金发展史上并不少见。有鉴于此,世界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衰退不仅从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方面增加黄金的避险需求,而且其衍生的金融危机和通货膨胀会从更大程度上推升黄金的避险和保值需求。 2、量化宽松和零利率政策长期化扩大化将持续推升黄金保值需求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逐渐褪去,但量化宽松和零利率的货币政策却出现了扩大化和长期化的趋势。美国凭借其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支配地位,将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不断推向新的高度。2020年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让美联储总负债在一个月内迅速扩张2万亿美元,达到接近7万亿水平,已经是2007年次贷危机初期的约10倍。 欧洲央行也把量化宽松和零利率作为刺激经济的重要武器,但这更像是欧盟财政和货币政策不协调背景下的无奈之举。一方面欧盟各成员国在财政刺激政策方面很难达成一致,在面对需要快速反应的重大风险事件(如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等)时货币政策相对便捷并且有效。另一方面,为了维持较低的利率水平来刺激经济,欧洲央行需要被动购买欧盟成员国的债券来稳定利率。随着欧洲各国应对疫情刺激政策的陆续推出,未来一段时间欧洲央行购买资产的节奏预计将会加快。 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的扩大化和长期化将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不断增长的通胀预期,而对货币购买力持续下跌的担忧则会反向提升黄金的保值需求。虽然贸易全球化条件下,发展中出口国的低成本和相互竞争缓解了发达进口国的通胀压力,却无法缓解发达国家货币超发造成的资产泡沫。1971年以来,美联储的基础货币投放增加了57倍,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上涨75.5倍,而伦敦现货黄金价格则累计上涨了43.0倍。随着资产泡沫的进一步膨胀,黄金则更有可能成为对冲金融风险的有效工具,从而受到更多投资者的青睐。另外,金融资产收益率在零利率环境下也将逐渐下跌至极低水平,而黄金这一零息资产将变得更有竞争力。 3、美元国际货币体系地位衰落将增强黄金的国际储备功能 美联储持续且不断扩大的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逐渐衰落,具体体现在支付结算、持有美债以及外汇储备等诸多方面。 近年来包括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土耳其等G20国家对外宣布在主要大宗商品贸易交易、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美元的使用。俄罗斯对欧盟出口中,以欧元结算的比例从去年底的38%增加到了43%。2020年7月,美元在国际支付市场所占的比例从3月份最高值44.1%大降至40.01%。 2018年4月至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各国央行已连续22个月减持美债,累计减持规模达8000亿美元。随着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政策的持续加码,美联储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量从2020年1月初的2.3万亿迅速8月初的4.3万亿,总持有数量超过美债前十大持有者(日本、中国、英国、爱尔兰、巴西、卢森堡、中国香港、瑞士、开曼群岛和比利时)的总和,美联储持续的购债行为可能是全球其他国家减持美国债的不得已之举。由于美国疫情局势仍未能得到控制,经济衰退的阴影挥之不去,未来其他国家减持美债的速度还可能会加快,美联储持有的美债数量可能还会继续增长。 IMF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已从2000年72%下降到了2020年一季度的61.99%。尽管美元的外储份额仍居第一,但近年来逐步下降的趋势却是相当明显。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日本央行持有的美元资产陡然下降,7月底的规模相比5月期间的峰值下降了约50%,这是十分罕见的。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黄金在各国央行储备资产中的占比却在持续增加。自2011年以来,全球央行从黄金卖方转变为买方,连续10年净买入;2019年净买入707.5吨。俄罗斯和土耳其两国2019年均购入了超过150吨黄金。黄金已成为全球央行的第三大官方储备资产,占比达到10%,而在2000年时这一比重则不超过3%。随着美元资产储备价值下降,作为一种相对较好的替代性选择,全球央行的黄金储备仍有不小的上升空间。 随着美元地位的变化,区域重要经济体也正致力于提升自身货币的国际竞争力和跨境使用的功能。未来一个时期内,主要货币之间的竞争必将变得愈发激烈,而黄金作为唯一能够被全球广泛接纳的具有良好内在价值的实物型储备资产必将受到各国央行的更多关注。 4、交易便利性提高催生黄金短期投资和投机需求 随着金融投资工具的不断增多,黄金投资经历了从实物交易到信用交易的转变。黄金虽然具有质地均匀能有效分割、易于窖藏等特点,但实物黄金的交易和储存的成本还是较高。黄金ETF等金融产品的出现让黄金投资的便利性大大提高,同时也让短期价格投机性交易成为可能。 早期的黄金投资还要追溯到以黄金消费品为投资标的的时代,个人投资者通过购买和储存黄金饰品投资黄金。但其缺点非常明显:即无法标准化,交易成本高,交易难度大。随着黄金交易所交易型基金(简称“黄金ETF”)的推出,黄金投资进入了新的阶段。黄金ETF在交易所内公开发行基金份额,投资者在基金存续期间内可以自由赎回。截至7月31日,全球前两大黄金ETF(SPDR Gold Shares和iShares Gold Trust)的黄金总持仓量已高达1,733公吨,这一持仓水平甚至超过了全球官方储备排名第八的瑞士央行。SPDR Gold Shares自2020年年初以来,持仓量增长了348.61公吨,增幅高达39%。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黄金ETF持仓量增加432.6公吨,甚至超过了同期金饰品消费总量(251.5公吨)。黄金ETF投资已经成为影响金价的重要因素。 今年3月美国疫情全面暴发以来,全球黄金ETF月度持仓增量大幅上升,连续4个月月度持仓增长超过100公吨。期间黄金价格从1600美元/盎司跳涨至2000美元/盎司,涨幅达到25%。这一方面说明黄金投资出现短期波动加大的趋势,其投资行为受短期重大事件影响的程度在提高;另一方面也让黄金投资增加了更多的短期投机成份,因为短期的投机行为可以对短期的价格波动做出很快的反应。 随着黄金价格的持续上涨,黄金的投资需求和投机需求也将持续上升。但当短期投机需求比例提升至一定水平后,黄金价格的波动性将难以避免地加大。 三、美元弱势将短中期推升黄金价格 长期以来,黄金和美元呈现出一种“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一方面是因为全球主流黄金交易以美元计价,两者存在天然的反向关系;另一方面两者都是全球认可的储备资产,都具有较强的交易功能,美元由于其结算便利和资产类别丰富始终在竞争中占据主动,但当美元币值下跌时黄金的价值就会凸显出来。 由于美联储长期持续向全球市场注入美元,尤其是当前美联储采取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和零利率政策之后,美元获得持续稳定收益的途经正在逐渐减少,而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相对应地将长期持续上涨。美元的国际地位短期内会随着美国的经济状况、贸易赤字水平和货币政策出现反复的情况,因此考察黄金价格的短期走势则有必要对短期美元的币值走势有一个前瞻性的判断。 从长期看,黄金价格和美元指数存在反向运动趋势,并且在特定阶段表现得尤为明显,尤其是美联储开启量化宽松后的2001年至2008年黄金持续上涨的阶段和2013年至2016年黄金的主要下跌区间。2004年以后由于黄金ETF的推出,短期投机型交易的扰动变得愈加明显,黄金价格走势出现了波动加大和趋势偏离的情况。 低利率和量化宽松导致的美元泛滥是引起美元指数下滑的基本因素。2001年以来,美联储多次采取降息和量化宽松政策寄希望以此刺激经济增长,抵御潜在的通货紧缩威胁。结果是低利率环境虽然刺激了实体经济,但同期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恶化,从2001年的不足4000亿扩大至2006年的超过8000亿。量化宽松政策和超低利率政策叠加快速扩张的贸易逆差,使全球市场上短期充斥了大量的低收益率美元。短期供给增加和超低收益率使得美元的持有价值迅速降低,同期美元指数也从2001年的110点迅速降至2007年的70点附近。期间黄金现货价格则出现了持续地上涨,从2001年的250美元/盎司迅速升至2007年的800美元/盎司,累计涨幅超过200%。 美国经济相对强势及竞争货币流动性危机短期推高美元指数。欧债危机让欧洲各国在2008年后陷入了流动性危机,欧元作为国际主要货币的地位下降。同时,美国经济形势则持续好转,GDP增幅扩大、就业市场不断改善,经济前景相比欧洲要乐观。这种经济上的相对强势和欧元自身的颓势推动美元指数从2013年的80点持续上涨至2015年的100点附近。同期黄金价格在经历了2013年的快速下跌后,缓慢下探,在2015年达到了阶段性最低的1100美元/盎司附近。 时至今日,美国面临的挑战相比2008年不减反增,短中期内美元的弱势地位很难出现明显改观。长期推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效应在持续递减,新冠肺炎疫情控制不利导致美国经济的衰退程度要超过欧盟和日本。更为严重的是,美国持续的货币超发叠加美国内经济的颓势让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重要性削弱,虽然由于某些事件因素可能出现短期回弹波动,短中期看美元指数维持弱势的概率变得很大。 未来2-3年内美元有较大概率处在低迷状态,这让黄金价格在相应时期内持续上涨的概率大大增加。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日趋复杂,不确定性日益增强,这让黄金成为了全球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规避风险、保值增值的首选工具。短期内黄金价格的上涨不仅是全球投资者对不确定性担忧的反映,而且将会是综合了金融投机杠杆效应放大化后的反映。 四、中长期内黄金价格将趋势性上涨 风物长宜放眼量。综前所述,未来黄金的供给将持续偏紧,而需求却会中长期大幅扩张。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快速提升了黄金的避险需求;量化宽松和零利率政策的扩大化和长期化增强了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的预期,极大地推升了黄金的保值增值需求;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地位的衰退历史性地提振了全球央行及其相关交易机构对冲美元资产风险和增持黄金储备的需求;而世界经济等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全球投资者对资产的保值和避险需求持续扩张,黄金自然成为最优选择;而以黄金ETF为代表的短期投资工具的发展,催生并加强了仅以追求价格上涨为目的的金融投资和投机需求。由于从中长期看黄金的需求与供给之间可能极端的不平衡,黄金可能存在持续上涨的动力。尤其是未来一段时期全球风险事件将层出不穷,或许在根本上改变了黄金作为稳健型资产的投资逻辑。 随着黄金现货价格涨破2000美元/盎司的历史新高,黄金作为可投资的大类资产其投机的特质将表现得愈发明显。当价格快速上涨时,投机资金会出现短期密集流入;当价格上涨至历史新高时,短期获利了结导致的资金流出又会对金价形成冲击。大幅上涨后,黄金价格调整一个阶段是市场的正常现象。因此,在当前的价格水平上,希望通过黄金投资获取短期收益的行为将面临较大的风险。而对希望通过配置黄金资产应对经济和金融风险并获得稳健回报的中长期投资者而言,黄金目前依然具有较高的投资价值,近期黄金价格的一定程度的调整提供了长期投资的机会。 黄金在我国储备资产中的占比亟待提升,黄金储备应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压舱石”。截至2020年7月,中国央行持有黄金达到1948.3吨。未来有必要继续增持黄金以提升其占比,进一步增强我国国际清偿能力和避险能力,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更为坚实的信用基础。 黄金在个人资产配置中的比例应予提高,黄金投资是对冲美元资产风险的重要工具。黄金投资不仅是追求资产增值的类似大宗商品的投资,其美元资产对冲工具的理念也理应得到充分重视。随着国内黄金投资渠道不断丰富,选择更加标准化的、流动性更好的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金融产品(如黄金ETF等)作为长期投资工具,提升黄金资产的长期配置比例,有助于帮助高净值人士有效缓冲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带来的金融冲击,长期获得稳健的投资回报。(作者为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张秉文) (注:本文数据来自于世界黄金协会、IMF、中国人民银行、圣路易斯联储数据库以及wind数据终端。)
2020年以来,陪伴着举世疫情生长和全国经济阑珊,快速的代价上涨让黄金成为小我和机构投资者竞相谈判的暖点话题。黄金未来走势终于如何?黄金代价上涨是短时辰波动仍是恒久趋势?其逻辑终于在那儿哪里?黄金代价未来的上涨空间终于有多年夜?归复这些标题标题必要从黄金供需、代价组成出格是全国经济名堂变迁等方面开铺深度阐发。
 
1、黄金分娩供给有限导致稀缺性恒久化
 
金矿开采业是一个全国性财富,底子覆盖了除了南极洲以外的其他各洲,提炼的黄金来自典型与范畴千差万此外浩繁金矿。金矿分娩源在地舆扩散上越来越多样化,与年夜约40年前供给源会合的环境比较已有很年夜分歧,其时全国上尽年夜部门黄金来自南非。
 
产金国地舆扩散遍及,中国产量现在居全国第一。举世黄金开采从地舆扩散上瞅,各年夜洲(除了欧洲和南极年夜陆以外)开采量差距实在不较着。2019年举世金矿产量为3,533.7吨,此中北美洲产量494.5吨,中南美洲576.8吨,非洲853.7吨,亚洲611.7吨,年夜洋洲407.5吨。以国别谋略,2019年中国以383.2吨排名第一,俄罗斯(329.5吨)和澳年夜利亚(325.1吨)枚举2、三位。举世黄金分娩在各年夜洲年夜致维持平衡,黄金资源扩散短时辰内并未涌现向某一地域会合的趋势。
 
近年来,举世黄金产量已呈低落趋势,紧张产金国年夜多涌现了产量压缩。作为黄金分娩的第一年夜国,中国因为对付黄金分娩环保乞求的不竭提高,自2016年以来黄金产量连续3年低落,从2016年的467.2吨低落至2019年的383.2吨,降幅高达18%。2018年,全国前十年夜黄金分娩国中有5个产量同比低落。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增进到了7个。而这一产量低落的趋势仍是产生在2019年黄金代价涌现较着上涨的环境之下。
 
举世黄金产能已见顶,增产空间颇为有限。全国黄金协会主席奥利凡特(Randall Oliphant)在2017年显露,举世的黄金开采手腕已到达了极限,今后产量顶多只能在当前程度勉强再维持数年,随后就会进进不成防备的低落通道。
 
畴昔30年间,举世共开拓了年夜年夜小小263座金矿,此中逾越对付折是在前10年,也等于上世纪90年月掘客的。从世纪之交初步,黄金的发明率就一路走低。即便算上已勘察但未开拓的矿躲,未来10年可供人类开采的黄金也不会逾越3.63亿盎司。全国黄金协会数据显露,阻拦2019年底,地下黄金贮躲量为54,000吨,仅相当于现在已开采黄金总量的27.3%。
 
举世黄金分娩具备分歧于其他矿躲的新奇性。因为矿躲扩散遍及,举世黄金开采的地域扩散对付比平衡,很难涌现如火油同样地域供给哄骗的环境。跟着裸矿渐渐开采殆尽,黄金开采的难度将加年夜,黄金企业倾向于优先开拓低资源矿躲以节制资源,从而导致短时辰产量下滑;新勘察的金矿数目在减少,质量在低落。
 
但不能疏忽的是,黄金和火油资天职歧,火油是斲丧品,而黄金尽年夜多半是转化成了斲丧品或是投资品贮躲在平易近间。当黄金的代价快速上涨或是上涨到较高的程度,许多在平易近间沉淀的黄金又将会流进市场组成供给,从反标的目的对付黄金代价造成反扑冲击。
 
黄金开采的长周期性决定了其短时辰在供给方面缺少弹性,恒久则遭到资源瓶颈影响显露产量下滑趋势。黄金的需求出格是投资需求在变革无穷的举世政治经济排场下闪现出了连续的、年夜幅度的厘革。在供给层面趋势性压缩的前提下,连续深度厘革的需求则成了影响黄金代价走势的决定性成分。
 
2、多重复杂成分强力选拔黄金避险保值需求
 
因为其贵金属的特殊属性,黄金的需求来自分歧的方面。当一国钱币因通货膨胀或过于宽松的钱币政策面对贬值压力时,黄金常常成为对付冲钱币贬值的重要器械;当国际政治经济形式趋势复杂时,黄金常常成为避险资产的首选;当美元在国际钱币体系中支配地位处所削弱时,黄金的国际贮备效用则会加强;当黄金的代价短时辰具备较着上涨趋势时,颠末过程金融器械举行投契的需求则会趋于昌隆。
 
1、全国经济阑珊年夜幅选拔黄金避险和保值需求
 
本年新冠肺炎疫情在举世范畴内产生赌气希瞅希瞅,对付全国经济造成庞年夜反扑冲击。疫情在必定程度上阻截了举世经济交往,导致国际商业敏锐萎缩。连合国贸发6月聚首集会会议集会会议瞻瞅,2020年举世商业将萎缩约20%,举世紧张经济体的GDP也都创下了多年来的最年夜跌幅。新兴市场国度受疫情影响重要,全国银行6月将印度和巴西的2020年增进率瞻瞅都调剂成为负值。2020年全国经济堕进阑珊已没法防备,但相较于上半年很年夜的经济萎缩,下半年阑珊幅度年夜概率收窄,欧洲和日本等对付疫情节制较好的地域下半年有瞅初步反弹。
 
2020年下半年,全国经济最年夜的不必定性大概来自于美国。美国作为举世最紧张的经济体,美国经济的阑珊导致各紧张经济体与美国的商业和投资范畴萎缩,从而影响全国经济增进。
 
经济阑珊会增进投资者的着急情感,对付金融类资产的收益预期趋于颓废。在经济阑珊环境下,一些公司走向收歇,上市公司的匀称业绩预计会涌现较着下滑,债券背约数目大概会年夜幅增多,相应资产的匀称估值程度一样通俗会涌现较着的调剂,而黄金自可是然就成为归避投资伤害的“出亡所”。1973年火油危机导致美国经济堕进阑珊,道琼斯财富指数1974年底相较1973年头下跌近50%。火油代价飙升又导致美国国内通胀高企,美国经济饱受“滞胀”之苦,而这段时代黄金涨幅逾越80%。如许的案例在黄金生长史上实在患上多见。有鉴于此,全国经济出格是美国经济的阑珊不但从经济增进的不必定性方面增进黄金的避险需求,并且其衍生的金融危机和通货膨胀会从更年夜程度上推升黄金的避险和保值需求。
 
2、量化宽松和零利率政策恒久化扩年夜化将连续推升黄金保值需求
 
2008年举世金融危机的影响已渐渐褪往,但量化宽松和零利率的钱币政策却涌现了扩年夜化和恒久化的趋势。美国仰仗其美元在国际钱币体系中的支配地位处所,将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不竭推向新的高度。2020年为应答于新冠肺炎疫情采纳的“无穷”量化宽松政策让美联储总负债在一个月内敏锐扩张2万亿美元,到达接近7万亿程度,已经是2007年次贷危机初期的约10倍。
 
欧洲央行也把量化宽松和零利率作为刺激经济的重要刀兵,但这更像是欧盟财政和钱币政策不融洽后台下的无奈之举。一方面欧盟各成员国在财政刺激政策方面很难告竣划一,在面对付必要快速归响的庞年夜伤害事情(如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等)时钱币政策相对便捷并且有效。其余一方面,为了维持较低的利率程度来刺激经济,欧洲央行必要被动采办欧盟成员国的债券来稳定利率。跟着欧洲各国应答于疫情刺激政策的连续推出,未来一段时辰欧洲央行采办资产的节拍预计将会加快。
 
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的扩年夜化和恒久化将在举世范畴内引发不竭增进的通胀预期,而对付钱币采办力连续下跌的哀愁则会反向选拔黄金的保值需求。虽然商业举世化前提下,生长中出口国的低资源和彼此竞争减缓了蓬勃入口国的通胀压力,却没法减缓蓬勃国度钱币超发酿成的资产泡沫。1971年以来,美联储的底子本相钱币投放增进了57倍,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上涨75.5倍,而伦敦现货黄金代价则累计上涨了43.0倍。跟着资产泡沫的进一步膨胀,黄金则更有大概成为对付冲金融伤害的有效器械,从而遭到更多投资者的青睐。其余,金融资产收益率在零利率环境下也将渐渐下跌至极低程度,而黄金这一零息资产将变患上更有竞争力。
 
3、美元国际钱币体系地位处所败落将加强黄金的国际贮备效用
 
美联储连续且不竭扩年夜的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美元在国际钱币体系中的地位处所渐渐败落,详细闪而今支出结算、持有美债和外汇贮备等诸多方面。
 
近年来囊括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土耳其等G20国度对付外颁布揭晓在紧张年夜宗商品商业买卖、双边钱币结算中减少美元的利用。俄罗斯对付欧盟出口中,以欧元结算的比例从往年底的38%增进到了43%。2020年7月,美元在国际支出市场所占的比例从3月份最高值44.1%年夜降至40.01%。
 
2018年4月至2020年第一季度,举世各国央行已连续22个月减持美债,累计减持范畴达8000亿美元。跟着美联储无穷量化宽松政策的连续加码,美联储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量从2020年1月初的2.3万亿敏锐8月初的4.3万亿,总持罕见量逾越美债前十年夜持有者(日本、中国、英国、爱尔兰、巴西、卢森堡、中国喷鼻港、瑞士、开曼群岛和比利时)的总和,美联储连续的购债运动大概是举世其他国度减持美国债的不患上已之举。因为美国疫情排场仍未能获患上节制,经济阑珊的暗影挥之不往,未来其他国度减持美债的速度还大概会加快,美联储持有的美债数目大概还会持续增进。
 
IMF数据显露,美元在举世外汇贮备中的份额已从2000年72%低落到了2020年一季度的61.99%。虽然美元的外储份额仍居第一,但近年来渐渐低落的趋势却是相当较着。2020年疫情产生赌气希瞅希瞅以来,日本央行持有的美元资产猛然低落,7月底的范畴比较5月时代的峰值低落了约50%,这长短凡颇为罕见的。与此组成光显对付比的是黄金在各国央行贮备资产中的占比却在连续增进。自2011年以来,举世央行从黄金卖方变革为买方,连续10年净买进;2019年净买进707.5吨。俄罗斯和土耳其两国2019年均购进了逾越150吨黄金。黄金已成为举世央行的第三年夜官方贮备资产,占比到达10%,而在2000年时这一比重则不逾越3%。跟着美元资产贮备代价低落,作为一种相对较好的替代性选择,举世央行的黄金贮备仍有不小的上升空间。
 
跟着美元地位处所的厘革,地域重要经济体也正致力于选拔本身钱币的国际竞争力和跨境利用的效用。未来一个时代内,紧张钱币之间的竞争必将变患上愈发狠恶,而黄金作为惟一可以或许被举世遍及给与的具备精采内在代价的什物型贮备资产必将遭到各国央行的更多存眷。
 
4、买卖便当性提高催生黄金短时辰投资和投契需求
 
跟着金融投资器械的不竭增多,黄金投资阅历了从什物买卖到威瞅买卖的变革。黄金虽然具备质地匀称能有效豆割、易于窖躲等特色,但什物黄金的买卖和储存的资源仍是较高。黄金ETF等金融产物的涌现让黄金投资的便当性年夜年夜提高,同时也让短时辰代价投契性买卖成为大概。
 
初期的黄金投资还要追溯到以黄金斲丧品为投资标的的时代,小我投资者颠末过程采办和储存黄首饰品投资黄金。但其差错谬误颇为较着:即没法尺度化,买卖资源高,买卖难度年夜。跟着黄金买卖所买卖型基金(简称“黄金ETF”)的推出,黄金投资进进了新的阶段。黄金ETF在买卖所内公开刊行基金份额,投资者在基金存续时代内可以自由赎归。阻拦7月31日,举世前两年夜黄金ETF(SPDR Gold Shares和iShares Gold Trust)的黄金总持仓量已高达1,733公吨,这一持仓程度乃至逾越了举世官方贮备排名第八的瑞士央行。SPDR Gold Shares自2020年年头以来,持仓量增进了348.61公吨,增幅高达39%。2020年第二季度举世黄金ETF持仓量增进432.6公吨,乃至逾越了同期首饰品斲丧总量(251.5公吨)。黄金ETF投资已成为影响金价的重要成分。
 
本年3月美国疫情全面产生赌气希瞅希瞅以来,举世黄金ETF月度持仓增量年夜幅上升,连续4个月月度持仓增进逾越100公吨。时代黄金代价从1600美元/盎司跳涨至2000美元/盎司,涨幅到达25%。这一方面阐发黄金投资涌现短时辰波动加年夜的趋势,其投资运动受短时辰庞年夜事情影响的程度在提高;其余一方面也让黄金投资增进了更多的短时辰投契成份,因为短时辰的投契运动可以对付短时辰的代价波动做出很快的归响。
 
跟着黄金代价的连续上涨,黄金的投资需乞降投契需求也将连续上升。但当短时辰投契需求比例选拔至必定程度后,黄金代价的波动性将难以防备地加年夜。
 
3、美元弱势将短中期推升黄金代价
 
恒久以来,黄金和美元显露出一种“此消彼长”的竞争干系。一方面是因为举世主流黄金买卖以美元计价,两者存在自然的反向干系;其余一方面两者都是举世认可的贮备资产,都具备较强的买卖效用,美元因为其结算便当和资产类别丰硕始终在竞争中盘踞主动,但当美元币值下跌时黄金的代价就会凸显出来。
 
因为美联储恒久连续向举世市场注进美元,出格是当前美联储采纳无穷量化宽松政策和零利率政策今后,美元获患上连续稳定收益的途经正在渐渐减少,而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代价相对应地将恒久连续上涨。美元的国际地位处所短时辰内会跟着美国的经济状态、商业赤字水坦然宁静钱币政策涌现几归的环境,是以窥察黄金代价的短时辰走势则有必要对付短时辰美元的币值走势有一个前瞻性的果断。
 
从恒久瞅,黄金代价和美元指数存在反向运动趋势,并且在特定阶段显露患上尤其较着,出格是美联储开启量化宽松后的2001年至2008年黄金连续上涨的阶段和2013年至2016年黄金的紧张下跌区间。2004年此后因为黄金ETF的推出,短时辰投契型买卖的扰动变患上越发较着,黄金代价走势涌现了波动加年夜和趋势偏离的环境。
 
低利率和量化宽松导致的美元泛滥是诱发美元指数下滑的根本身分。2001年以来,美联储多次采纳降息和量化宽松政策寄希瞅以此刺激经济增进,抵抗隐蔽的通货压缩要挟。成就是低利率环境虽然刺激了实体经济,但同期美国的常常账户逆差恶化,从2001年的不足4000亿扩年夜至2006年的逾越8000亿。量化宽松政策和超低利率政策叠加快速扩张的商业逆差,使举世市场上短时辰充塞了年夜量的低收益率美元。短时辰供给增进和超低收益率使患上美元的持有代价敏锐低沉,同期美元指数也从2001年的110点敏锐降至2007年的70点随处。时代黄金现货代价则涌现了连续地上涨,从2001年的250美元/盎司敏锐升至2007年的800美元/盎司,累计涨幅逾越200%。
 
美国经济相对强势及竞争钱币运动性危机短时辰推高美元指数。欧债危机让欧洲各国在2008年后堕进了运动性危机,欧元作为国际紧张钱币的地位处所低落。同时,美国经济形式则连续好转,GDP增幅扩年夜、就业市场不竭改进,经济远景比较欧洲要乐不美观。这类经济上的相对强势和欧元本身的颓势推动美元指数从2013年的80点连续上涨至2015年的100点随处。同期黄金代价在阅历了2013年的快速下跌后,缓慢下探,在2015年到达了阶段性最低的1100美元/盎司随处。
 
时至本日,美国面对的挑战比较2008年不减反增,短中期内美元的弱势地位处所很难涌现较着更动。恒久推广的量化宽松政策效应在连续递减,新冠肺炎疫情节制不利导致美国经济的阑珊程度要逾越欧盟和日本。越发重要的是,美国连续的钱币超发叠加美国内经济的颓势让美元在国际钱币体系中的重要性削弱,虽然因为某些事情成分大概涌现短时辰归弹波动,短中期瞅美元指数维持弱势的概率变患上很年夜。
 
未来2-3年内美元有较年夜概率处在低迷状态,这让黄金代价在相合时代内连续上涨的概率年夜年夜增进。国际政治经济形式日趋复杂,不必定性日趋加强,这让黄金成了举世小我和机构投资者归避伤害、保值增值的首选器械。短时辰内黄金代价的上涨不可是举世投资者对付不必定性哀愁的归响回响,并且将会是综合了金融投契杠杆效应放年夜化后的归响回响。
 
4、中恒久内黄金代价将趋势性上涨
 
景物长宜放眼量。综前所述,未来黄金的供给将连续偏紧,而需求却会中恒久年夜幅扩张。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举世经济阑珊快速选拔了黄金的避险需求;量化宽松和零利率政策的扩年夜化和恒久化加强了通货膨胀和资产代价泡沫的预期,极年夜地推升了黄金的保值增值需求;美元在国际钱币体系中地位处所的阑珊汗青性地提振了举世央行及其干系买卖机构对付冲美元资产伤害和增持黄金贮备的需求;而全国经济等带来的不必定性导致举世投资者对付资产的保值和避险需求连续扩张,黄金自然成为最优选择;而以黄金ETF为代表的短时辰投资器械的生长,催生并加强了仅以寻求代价上涨为目的的金融投资和投契需求。因为从中恒久瞅黄金的需求与供给之间大概极真个不平衡,黄金大概存在连续上涨的动力。出格是未来一段时代举世伤害事情将层见叠出,或在底子上旋转了黄金作为妥当型资产的投资逻辑。
 
跟着黄金现货代价涨破2000美元/盎司的汗青新高,黄金作为可投资的年夜类资产其投契的特质将显露患上愈发明明。今世价快速上涨时,投契资金会涌现短时辰辘集流进;今世价上涨至汗青新高时,短时辰赢利了结导致的资金流出又会对付金价组成反扑冲击。年夜幅上涨后,黄金代价调剂一个阶段是市场的正常征兆。是以,在当前的代价程度上,希瞅颠末过程黄金投资取得短时辰收益的运动将面对较年夜的伤害。而对付希瞅颠末过程配置配置装备放置放置黄金资产应答于经济和金融伤害并获患上妥当归报的中恒久投资者而言,黄金现在依然具备较高的投资代价,近期黄金代价的必定程度的调剂供给了恒久投资的机会。
 
黄金在我国贮备资产中的占比亟待选拔,黄金贮备理当成为人平易近币国际化的“压舱石”。阻拦2020年7月,中国央行持有黄金到达1948.3吨。未来有必要持续增持黄金以选拔其占比,进一步加强我国国际归还手腕和避险手腕,为人平易近币国际化奠定越发坚贞的威瞅底子本相。
 
黄金在小我资产配置配置装备放置放置中的比例应予提高,黄金投资是对付冲美元资产伤害的重要器械。黄金投资不可是寻求资产增值的相通年夜宗商品的投资,其美元资产对付冲器械的理念也理应获患上充实珍视。跟着国内黄金投资渠道不竭丰硕,选择更加尺度化的、运动性更好的以人平易近币计价的黄金金融产物(如黄金ETF等)作为恒久投资器械,选拔黄金资产的恒久配置配置装备放置放置比例,有助于资助高净值人士有效缓冲全国经济不必定性带来的金融反扑冲击,恒久获患上妥当的投资归报。(作者为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讨院院长连平、植信投资研讨院资深研讨员张秉文)
 
(注:本文数据来自于全国黄金协会、IMF、中国人平易近银行、圣路易斯联储数据库和wind数据终端。)